是布恩不是滚

逗比一个

【敦芥】列车驶过

•闲的没事产的小甜饼
•自我感觉一点都不甜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 “任务?”

   “没错的,你们上次的表现不错,继续加油吧。”

   中岛敦挂断了电话,手中空落落的,好像连空气也抓不住。

    又要和那个人一起?

    第一次见到芥川的时候,满眼似乎都是恐怖。

    那个人不住地咳嗽,身形跟着颤抖,但却在不经意间把一包炸弹引爆,之后若然无事的走掉,仿佛生命在他眼中还不如一粒脚底的沙子。对待镜花也是这样,一直强调着生命的意义,却从来没有强调过生命的价值。

     可是,这样的一个人,不会选择在自己处于弱势时攻击自己,有时还会别扭的关心自己,成长的过程似乎比自己还要艰辛,身形还称得上是瘦弱。

     不知道为什么,讨厌不起来。

      他摇摇头,试图把这些想法甩开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 中岛敦看向自己的手,之前,这双手可能抓不住任何东西,但是现在一切都不同了。

      我,还有人要去守护。

      出门的时候恰巧是黄昏,暖洋洋的光毫不吝啬的洒在中岛身上,却并不让他感到过于灼热。

      对方依旧是一袭黑衣,在如此温馨的场景中无缘故的填上了几丝生人勿近的气息。

      “人虎,可不要拖我后腿。”
 
      连语气也是和以往一样的不客气。

       “我不会的。”

      空气中涌现出几幅银蓝色的符文,和黑色的烟雾交缠在一起。

      伴随着对方的呼嚎,一起合奏出残响。

       远处列车驶过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 任务利所应当的结束了 。

      两人也没有什么伤病,只不过因为某些地方配合不当让芥川受了处轻伤,索性并无大碍,只是因此,中岛敦看向对方的眼神多了一丝感谢和少许愧疚。

     两人还需要磨合。

     正在中岛敦准备道谢,然后坐电车会侦探社的时候,芥川的电话响了。

     “芥川,太宰说他想见你一面。”红叶的声音从电话中传来,带着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 芥川答应了几声,然后便挂断,居然还破天荒地的对
中岛敦说了一句干的不错。

     这次恐怕要一起坐电车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 正好错过了高峰,电车车厢空荡荡的,只是零星分布着几个人,并且都低头注视着发光的小长方形,没有抬头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 正好空位多,敦本来想坐在别的位置,结果看到芥川身上因自己的疏忽而受的轻伤也不想多说什么 ,只得坐在了芥川旁边,不清不淡的问了一句没事吧。

       芥川斜了他一眼,我没那么脆弱。

     中岛放心点了,随机进入小憩模式。

     芥川刚想嗤笑家养人虎的警惕性,却发现对方已经睡着了,而且不知何时将头靠在了自己肩上,银白色的发丝隔着风衣还有一丝痒。

     芥川想叫醒他,却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动手。

     这种温度……好像也没那么糟?

     芥川的大脑有些停顿,不过根据他良好的反应,还是把这一切归咎给看到太宰先生之前的渡劫。

      少年温热的吐息存在在耳畔,距离也非常暧昧。

     芥川稍稍离了他远一点,却因为贪恋这份温度又贴了过去,心想着这次就先放过他。

      列车到站了。

      中岛敦如梦初醒一般,喃喃着什么,揉了揉惺忪的睡眼,看到了自己不怎么体面的姿势,不禁有些愧疚。

      因为自己的错把他弄伤,结果又在列车上睡着靠了他这么久,可能又要被数落了吧。

      结果他等待的数落却并没有出现,对方只是说了一句醒了便拉起自己走出了出口,中岛敦也并没有注意到芥川脸上那抹可疑的绯红。

      列车停下了。

      芥川拉着中岛,消失在了车站尽头。

      不过,又有什么关系呢?
       明天会照常运作的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瞎打的文艺结尾,各位宝宝们六一快乐。
这次赞过20我就周六周天继续投喂小甜饼(如果这能算得上是小甜饼的话)
好喜欢新双黑的相处方式。
不过手机打字好累……要不然能肝多点的

评论(2)

热度(16)